當前位置: 星雲小說 穿越時空 將軍家的農門悍妻 第1章 魂穿,被浸豬籠!

《將軍家的農門悍妻》第1章 魂穿,被浸豬籠!

“蘇晚!你這樣不守婦道的小賤人!!就應該浸豬籠!”

“淹死!”

“淹死!!”

……

“咳咳!!”

一聲劇烈的嗆咳,蘇晚猛地睜開了眼睛!

天!

怎麼回事?!

堂堂現代軍醫,居然……居然被束縛著雙手,裝在一個竹籠子里不說,還被浸泡在了水里!

突然之間,一段不屬于的記憶,全然涌進的腦海之中!

蘇晚,古代北越國一個農家小姑娘,生得貌。卻是個傻子。

被窮得揭不開鍋的家人,低價賣給了百里村的一個小傻子為妻。

卻不想,因為目睹了夫家兩個長輩晴,被陷害與人私通,還被浸了豬籠!!

蘇晚怒!

只是在現代隨著部隊執行作戰任務時不小心墜崖了!

沒想到魂穿到了這個可憐的小姑娘上!

蘇晚一邊咬牙切齒,一邊快速解開了捆綁住雙手雙腳的繩子。

——太小兒科了!

接著。

咔嚓——!

蘇晚徒手掰開了籠子,半浮在水面上,冷冷地剜著岸上那些謾罵不停的人。

岸上的人,在看到蘇晚后,齊齊一僵!

怎麼就從籠子里跑出來了?!

蘇晚皺眉,可還沒來得及發火,就被人猛地抱住。

“太好了,娘子你沒死,真的太好了,嗚嗚嗚……娘子……”

蘇晚氣還沒勻,就被人抱住,當即咳嗽起來。

“娘子,娘子,你怎麼了?”

聽到蘇晚的咳嗽聲,抱著的人忙松開手,抓著的胳膊張兮兮地問。

Advertisement

“咳咳……我沒事兒。”

蘇晚擺擺手,抬頭去看眼前的人。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眼前這人活像是從水底剛剛爬出來似的,滿的淤泥臟污不說,就連頭上都盯著水草。

雖然看不清面容,那出來的那一雙烏黑明亮的眼眸,清澈亮,純凈好,約像是有澤流,僅僅一眼,就進了蘇晚的心里。

嗯,跟軍隊里的那條拉布拉多真像!

蘇晚不勾勾

因著那一雙似曾相識的眼眼睛,蘇晚忍住了吐槽的沖,抬手拍了拍男人。

“那什麼,相公是吧?咱們先上岸。”

“好好好,上岸上岸。”看不清面容的男人連連點頭,扶著蘇晚就要往岸邊走。

岸上那些愣怔的人們見狀猛地回過神來,其中一個大喊道:“不能讓上來,這個不守婦道的小賤人,就應該讓淹死在河里!”

“對!淹死在河里!”

說話的是一個穿著藍,藕荷人,瞧著二十七八歲,長得頗有幾分姿,那是蘇晚相公的三嬸李氏。附和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穿著一淺灰長袍,瞧著人模狗樣,是蘇晚相公的二叔徐老二。

“就是,這樣的小賤人就應該……”

李氏還想再說,就對上蘇晚森冷地視線,到了邊的話瞬間噎住。

“三嬸怎麼不接著說了?”蘇晚勾起一邊的角似笑非笑地看著李氏。

“你……”李氏臉白了白,眸閃躲,明顯心虛。

Advertisement

“怎麼跟你三嬸說話呢你?!你還有沒有點兒家教了!”徐老二皺著眉頭厲聲叱責。

蘇晚譏誚地扯了下角,視線落在徐老二臉上,輕笑了下道:“我跟三嬸說話,礙著二叔什麼事兒了?二叔這麼維護三嬸,別是有什麼貓膩吧?”

此話一出,站在李氏旁的徐老三當即擰眉朝徐老二看了過去。

“你……你胡說什麼呢?”徐老二神有一瞬的慌,四下里看了一眼,直了腰桿道:“小小年紀編排長輩,簡直是不知所謂!”

“想我大哥大嫂素日心,舍不得下手,今天我就替他們好好管教管教你!”

徐老二說著,抄起先前抬豬籠的子,也不顧河水臟污,提著裳就走了進來。

蘇晚心下好笑,想到剛剛睜開眼時,在原主那里看到的記憶,眸瞬間冷了幾分。

一旁滿臟污的男人眼看著那人拿著子朝他們而來,張的握住了蘇晚的胳膊:“娘子……”

嗯?

蘇晚皺眉看了一眼胳膊上滿是臟污的手,心下有些煩躁,剛想甩開,握著手腕的手便松開,接著擋在了前。

“娘子別怕,相公保護你!”

這話說得……又嚴肅,又傻氣,又膽怯,又勇敢。

好像,有點兒可

蘇晚心里的那點兒不耐煩,瞬間跑了個干凈,沒忍住溢出一聲笑。

“我不怕。”

輕笑著,而后,抬腳走到與男人并肩的位置。

原以為,這男人呆呆傻傻,是被嚇到了,卻不想,明明他也有些怕,卻還是勇敢的站在了面前,啊……跟的獵鷹好像啊……

Advertisement

想到獵鷹,蘇晚心下一片,再看男人全繃,如臨大敵地瞪著岸上那些人,越發覺得跟獵鷹像了。

“沒事兒,我不怕,相公也別怕。”蘇晚手拍了拍男人帶著淤泥的臉,見他頭頂還掛著水草,有些忍俊不手將水草扯開,又了一把男人臉上的淤泥。

站在岸邊的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愣了,站在李氏邊的年輕婦人道:“三嫂,你是不是看錯了,我瞧著青云他們小兩口好的,雖說倆人傻了點兒,尤其是蘇晚,我看喜歡咱們青云的……”

李氏聞言眸中一閃而過的慌,皺眉道:“也就是瞧著好,咱們青云是個傻子,可啥都不知道,蘇晚那個小賤人,傻是傻,卻是比咱們青云明多了,再說了,那天我親眼看見的,還能有假?”

“哎,也是……”年輕婦人點了點頭,雖覺得李氏拿兩個傻子比明有點兒離譜,卻也找不到三嫂說謊的理由,是以,閉了沒在多說。

此時,拿著子的徐老二已經走到了蘇晚的跟前,見正跟徐青云膩歪,心下說不出的窩火,揚起手中的子道:“我徐家世代清白,沒出過你這樣不守婦道的賤人,今天我就替我大哥大嫂,好好教訓教訓你!”

蘇晚聞言眸陡然一冷,可還沒來得及作,邊的男人就猛地沖了過去。

“不許你打我娘子,不許你打我娘子。”

男人一腦袋撞在徐老二上,直接撞得徐老二踉蹌兩步,連人帶,摔在了河里。

“噗通”一聲響落下,濺起的水花澎了蘇晚一

然而,這還沒完!

那滿臟污的男人手撈起了水中的子,一邊朝徐老二上打一邊喊:“我讓你欺負我娘子,我讓你欺負我娘子!我打死你,打死你!”

男人打的用力,水花四濺不說,徐老二更是被打的嗷嗷直喚。

蘇晚傻愣在原地,呆呆看了半晌,大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最后實在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三弟,四弟,救我,這混小子要打死我了!”

徐老二被打的不住,哭喊著跟岸上的人求救。

蘇晚正詫異于小相公的勇敢,聽見徐老二的呼救,抬眸往岸邊去,見岸上的男人要下來,眸一冷,猛地一拍水面:“我看誰敢?!”

眾人被的厲聲嚇住,全都愣怔著看向

蘇晚繃著一張臉,眼眸漆黑冷厲,活像是剛從海底爬出來的水鬼!

岸邊,留著花白胡須的老爺子皺眉看著蘇晚,半晌沉聲道:“蘇晚,那可是你二叔!”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