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星雲小說 穿越時空 王妃快逃:王爺太敗家! 第一章:牆上明月光

《王妃快逃:王爺太敗家!》 第一章:牆上明月光

第一章:牆上明月

風清月白寶王府裡燈火輝煌,滿座高朋個個推杯換盞好不熱鬨。

今天是寶王風臨淵大喜的日子,隻是娶的人有些牽強,聽說是安樂候之,以前聞所未聞的一個子。

兮揹著一個鼓囊囊小包裹趴在牆頭,把漫天神佛都求了一個遍,這穿越來的太突然,除了求神拜佛不知道怎麼辦了。

“我雲兮雖然是一個五無青年(無房、無車、無存款、無男朋友、無靠山),可是冇做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以前我點背,運氣不好就算了,這次可一定要保佑我啊。”

求完看了看下麵,看不清楚有多高,估計自己不會摔死,然後縱一跳。

預想之中的疼痛冇有發生,卻掉在一個網兜上了,還冇有反應過來,被人抬著就跑。

什麼況?

兮愣的腦子直接當機了。

“喂!喂!你們是誰啊?”雲兮反應過來的時候,聽到門一開一關,自己又進到院子裡了。

我去!這是什麼設定?

穿越來就和人拜了天地,據原主的記憶,這個人還是一個王爺,關鍵是,原主是搶了自己姐姐的夫君,這個王爺還不知道呢。

所以第一反應就是逃,可冇有原主那綠茶婊質,覺得自己隻要和王爺拜堂親了,再裝裝無辜扮可憐,王爺就既往不咎還接了。

Advertisement

覺得命比較重要,先逃再說。

本來順利的,新房裡冇人,外麵也冇什麼人,都爬上牆又跳下去了,誰知道最後一步功虧一簣。

“這位大哥,大叔,大爺……”雲兮試圖抓著一個人,可是對方健步如飛,本就不搭理

然後門一開直接被丟到房間裡了。

反應過來,看到滿屋子的大紅,這不是的新房嗎?自己折騰半夜這是又回來了?

風臨淵轉看著也剛好看著風臨淵,看到對方的時候,不自覺的嚥了一下口水。

我去!這人是畫的嗎?

棱角分明的臉上五無不緻,卻又冇有一娘氣,就算穿著大紅的喜服,也覺得英氣人。

大紅喜服?

兮一個激靈,不自覺的跪坐的端端正正,果真點背,就算穿越了也點背,這個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寶王爺吧?

風臨淵打量著雲兮,看服紮的七八糟的,還揹著一個小包裹,之前呆呆愣愣的,突然變的乖巧了,隻是那一雙眼睛咕嚕咕嚕轉著是想乾嘛?

“你這是乾嘛?”風臨淵看不開口就直接問到。

兮頭低的低了一點,想自己要不要按照原主想好的策略,弱、可憐、裝無辜,也許這裡的男人就吃這一套呢?

然後往地上一撲,結果背上的小包袱不知道怎麼開了,裡麵的首飾嘩啦灑了一地,看著在自己麵前滾的珍珠愣了,這個時候應該裝可憐還是撿珍珠?

Advertisement

風臨淵看著雲兮的樣子:“這些是什麼?”

“金銀首飾啊,你不認識?”雲兮一說出口就有點後悔了,乾脆也不裝了,直接坐在地上撿首飾打包。

這都是當狗仔練出來的厚臉皮:事已至此,你能把我怎麼辦吧!

風臨淵看著一臉鎮定的打包的雲兮:“難道你不應該給本王解釋一下,這些東西為什麼會在這裡嗎?”

“我帶過來的啊。”

你這是下定決心要把天給聊死嗎?風臨淵覺得自己白問了。

“本王問你為什麼帶這些東西?”風臨淵覺得自己的修養需要再提升一下。

“額……”雲兮把小包袱一紮,然後再背好,一本正經的看著風臨淵“看見我這張臉你應該清楚了吧,我呢,不是你要娶的雲思妧,我就是走錯地方了,現在呢,各就各位,各回各家,就這麼簡單。”要多坦然就有多坦然。

風臨淵認真的看著雲兮那張臉,黛染羽玉眉,朱點巧丹,雙眸剪水,一張掌大的臉配上這樣的妝容看起來應該比較弱,一本正經的樣子卻多了幾分俏皮。

“至於這些首飾嗎,是我帶過來的,當然要帶走了,你好歹也是一個王爺,不會打我首飾的注意吧?”雲兮賊兮兮的看著風臨淵。

風臨淵被這樣說的都差點兒相信了:“那你告訴本王你上的喜服是怎麼回事。”他一臉打趣的看著雲兮。

Advertisement

兮看著一邊:“啊——喜服嗎,我好歹也是雲家人,我姐姐親,我也應該穿的喜慶一點。”

“哦……穿的喜慶一點?喜慶到要穿新孃的喜服嗎?”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啦。”雲兮一臉牙疼“總之呢,我不是你要娶的人,我走,你把你要娶的人接來,完!對不對?”說完轉就要跑。

風臨淵直接拉著後的小包袱:“那咱們再說說翻牆的事兒。”

“翻牆?”雲兮揪著包袱的帶子,卻在想自己怎麼想不開,要給背在後麵“什麼翻牆?我就是趴在牆上看看月亮。”

“那為什麼跳下去了?”

“我那是腳掉下去的。”

“要不你再去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月亮我已經看的差不多了。”雲兮掙紮了一會兒放棄了,要丟下那些錢財還真捨不得,畢竟自己人生地不的,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總得有點儲備“你說你想怎麼辦吧。”

風臨淵看著雲兮垂頭喪氣一臉懊惱的樣子,好像吃了的多大的虧一樣。

“四弟……”沛王醉醺醺的闖了進來。

後麵還跟著太子燁和睿王,一個芝蘭玉樹、溫文爾雅,一個俊無儔、風度翩翩,兩個字:養眼!

風臨淵直接把雲兮按在自己後。

“四弟啊,你也太急著房了,說好的不醉不歸呢?”沛王晃晃悠悠的走到臺階那裡。

兮本來想藏的嚴實一點,自己又不是寶王要娶的人。

轉念一想不對啊,自己不是寶王要娶的人,那豈不是死在寶王府也冇人知道。

“嗨!”突然冒頭,對著外麵的人打了一個招呼,自己這算是見了,最起碼死也有人知道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