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星雲小說 玄幻奇幻 我家仙子多有病 第一章 思過崖

《我家仙子多有病》第一章 思過崖

凌云宗,思過崖,嗚咽的風,圍著掛滿薄霜的人打著旋兒,好像在尋找熱源,隨時撲滅。

蒙頭蒙臉,以一種怪異姿勢打坐的顧姝努力的忽略它,一再加快天地決的運轉。

不是不想撐個靈氣護罩,護住自己,實在是思過崖的風,暗含下方寒潭的寒煞,又被設了特別的制,元嬰之下的靈氣護罩,就是助漲寒煞的,誰撐誰倒霉。

只是這思過嘛……,沒有過,又如何思?

姝現在能想的只有一個字,快!

如何更快的讓天地決跑起來。

它跑起來了,思過崖的風再大,下方寒潭的寒煞再重,于也不算什麼了。

被收了法,收了儲袋,餐風飲快三個月的顧姝,已經知道如何在這里生存下去。

曾經……

想到曾經躺在病床上看網文的日子,顧姝輕輕嘆了一口氣。

現在的這,跟同名同姓,表面上有家,有師父,有青梅竹馬,靈資質勉強也算不錯,但事實上,家是虛的,師父是青梅竹馬的爹,青梅竹馬心有所屬。

如果只是如此倒也罷了,偏偏……

姝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不讓接收記憶、的魂團后,幾乎無對接的緒再影響天地決的運轉。

不管怎麼樣,首先得活著,才能說以后。

手心腳心間的橋梁,再次通順起來,的小天地重新形,顧姝又變不知日月,沉浸修煉的狀態。

Advertisement

……

“你說什麼?姝被罰到思過崖了?”

門下弟子的話,讓才下飛樓,回到宗門的瀾真君非常不快,“為了什麼?”

“顧師妹把外門的一個弟子打傷了。”

回話的江畔蹙著眉頭,“那弟子說挾恩圖報,欺負尹師弟,不配當尹師叔的弟子,還說若是顧師叔還活著,也一定以為恥。”

什麼?

瀾霍然轉,“你尹師叔怎麼說?”

“尹師叔閉關了,不在。刑堂的耿師伯說,同門相殘是為大忌,不管怎麼樣,顧師妹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人打了個半死,就是的錯,所以……罰思過崖三個月。”

“那你呢?你在做什麼?”

他?

師父的話好冷。

江畔的面上一白,急忙跟上去刑堂的腳步,“我去求了,耿師伯把我罵出來了。”

此時他真慶幸,自己意思一下走了個過場,要不然……

瀾真君的面容緩和下來,“尹程呢?姝怎麼欺負他了?姝被罰后,他又怎麼說?”

“事的起因,據說是因為一株元草,那元草被不識貨的散修擺在攤子上當普通的月草賣,他們兩個可能同時看到,最后那元草被顧師妹買下了,然后就有弟子為尹師弟報不平。

聽說,在這之前,還有好幾件小事,不過都沒鬧大,這一次大概是那弟子說到顧師叔,師妹氣不過,才打的狠了些。”

Advertisement

江畔有些干,看了一眼師父,“至于尹師弟,他一直拉架來著,可是,顧師妹還差點傷了他,當時,耿師伯問他的時候,他說不關顧師妹的事,是他自己不小心。

他也想替顧師妹求,奈何那個被傷的人不同意,這些天,聽說,他時常過去照顧那名弟子,一邊替顧師妹贖罪,一邊想讓他消氣,再一同去求。”

姝在思過崖多長時間了?”瀾還算滿意,邊走邊問。

“啊?”江畔愣了一下,停頓了數息,“已經快……快三個月了。”

大步往刑堂的瀾猛的頓住,轉頭盯了徒弟一瞬,聲音冷的恍若結冰,“還有幾天是三個月?”

江畔咽了一口唾沫,飛快計算,“四……四天吧!”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腦子一閃而過,他一下子沒抓住。

“四天?”

好膽!

瀾瞇眼,“那弟子現在何?”

“在……在耿師伯,耿師伯說他能夠不畏強權,不,正是做刑堂的好苗子,已經收他為記名弟子了。”

“嗬!”

瀾被氣笑了,“真是好大一出戲,這些天你到思過崖見過姝嗎?”

“耿師伯接手刑堂之后,管的特別嚴,不讓我們任何人隨意進出。”

風瀾閉了閉眼,“江畔,你是不是很討厭顧姝?”

“沒有沒有,弟子不敢!”

“那到底是沒有,還是不敢?”

Advertisement

“顧……顧師妹有些縱,我……我雖然不是很喜歡,但是,也絕對沒有討厭,我……”

“行了,不要再說了。”

瀾一口打斷,“回去面壁三個月,沒我的吩咐,不準出來。”

啊?

江畔張了張口,到底低下了頭,“……是!”

尹師弟對顧師妹似乎是有些不對。

他……

想到師父臨行前,鄭重待讓他照應顧師妹,江畔心下一,忙忙回去面壁了。

瀾冷哼一聲,在天祥峰和思過崖兩猶豫了一下,到底一閃轉往思過崖。

半晌后,看著被剝了法,只著中孩,借著中的長度,了袖子蒙了頭,還是不住凍,就那麼彎著腰,伏在上運轉功法對抗思過崖的寒煞,眼中忍不住閃過一抹疼惜。

但三月刑期轉眼將至,現在再出來干涉,姓耿的就算愿意讓步,肯定也不會有什麼好話。

……

瀾突然應到什麼,形一閃,去形跡。

姝!”

沒一會,一道影急速靠近,卻是適時出關的尹正海親自來了,“你苦了,隨為師回家。”

家?

周邊的寒氣,瞬被溫暖所替,顧姝哪能無緩緩收功,抬起頭的時候,看到一個朦朧的影子。

“師父來接你了。”

尹正海看到徒弟中上凝固的大片黑漬,目閃了閃,聲音更了,“你放心,這件事,師父一定會給你一個待!”

Advertisement

待?

拽下套頭的薄,顧姝終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天祥峰峰主尹正海,元嬰初期修士,的好師父。

“師父……”

“是師父!”

尹正海滿臉疼惜,“走,跟為師回家。”

回家,回天祥峰嗎?

姝悚然一驚,“師父,我打人是真,耿師伯按律罰,算不得違規。您放心,再有幾天,弟子就能回去了。”

尹正海:“……”

很好,這丫頭似乎又懂事了些。

他的面容一整,“沒關系,我已經跟你耿師伯說好了,你現在就可以跟我回家。”

“……師父,我……我不要您欠耿師伯的人!”

姝差點控制不住臉上的表,“我都忍了這麼多天,還在乎區區四天嗎?”

這?

尹正海很欣這小丫頭能一直有這份心氣,“如此,為師就再等幾天,你放心,尹程那里,為師已經罵過他了。他……”

“師父,不關尹程師兄的事。”

姝努力按下心里的憤恨,“是張明林,他不懷好意。”

“為師知道,他現在……”尹正海臉上顯過一抹怒,“已經拜了耿黍為師,加了刑堂。”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