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星雲小說 穿越時空 誰敢打擾我搞事業 第1章 1.我是誰?我現在在哪?我要做什麼?

《誰敢打擾我搞事業》 第1章 1.我是誰?我現在在哪?我要做什麼?

靠!脖子好疼啊!

「嗚嗚嗚!我的兒子啊!」

好吵!

容凝覺自己渾都是疼的。

登山的時候一不小心掉進了陷阱,了三天三夜,直到昏死過去!

這周圍這麼吵,應該是有人將救了!

這到底是哪一家醫院,怎麼這麼吵鬧!護士都不來管管嗎?

容凝睜開眼睛,眼前灰濛濛的,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漆黑的房樑上掛著一的布條,布條無風自,看著有幾分詭異!

什麼況,眼睛失明了!怎麼這麼黑!

抬手想要眼睛,剛一抬手就被一聲尖嚇得一個哆嗦。

「啊!詐了!」

邊一片,容凝轉過頭,這才看到一群黑的人頭在了角落裡。

桌上那一盞豆大的羊油蠟燭燭火實在照不亮整個屋子,也看不清對面的那些人。

魑魅魍魎,容凝只有這個覺。

覺自己的全都疼,想要坐起又覺得全都沒有力氣。

「來人!護士!」容凝捂著脖子,怎麼都坐不起來。

「哎呀!步大嫂,該不是黃花那孩子醒過來了吧!我們趕去看看!」

容凝總算看到面前多了幾個人。

「哎呀!步大嫂,你趕過來看看,黃花醒了!剛剛著人都沒有呼吸,沒有脈搏了!沒想到現在竟然醒過來了。可這是福大命大啊!」有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Advertisement

因為燭火實在太暗,容凝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誰?但可以確定眼前的人不認識。

我是誰?我現在在哪?我要做什麼?我被怎麼了?

一連串的問題在容凝的腦海中浮現。

「我……」

「黃花,雖然你是個掃把星,但你現在也是我們步家的人了。」一個聲音溫些的婦人在床邊坐下低聲說道。

黃花?步家?掃把星?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你是誰?我有誰?步家是什麼?」

「瞧瞧!我就說黃花這丫頭是個喜歡耍心眼子的吧!你們步家爺們都被黃花嚇跑了。現在人家醒過來就不記得之前的事了,你可得看好了啊!可別到時候花了十文錢,人還沒留下來。」

容凝一臉茫然。

這都說的什麼和什麼!

才剛剛醒過來,但圍在床邊的這些人沒有一個安,關心,都是都圍著那個被稱為步大嫂的婦人邊那位。

們的話中,容凝才知道自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如今好像是被人買回來沖喜的,而且很尷尬的是是用十文錢買回來的。

十文錢?是有多不值錢!

一個十四歲的姑娘,就算是論斤稱也不至於只有十文錢吧!

的夫君一直在外謀事,很多年都沒有回來。

直到一個月前是被人渾的抬回來的,步家人就只有這一個兒子,以及三個姐姐兩個妹妹。

Advertisement

步楊在床上躺了半個多月都沒有清醒的跡象,眼看著氣息越來越微弱,步大山著急了,只能找了神婆回來幫著看看。

神婆看了之後說只能沖喜試試,死馬當活馬醫。

這范家屯雖然只是個小村子,但誰家的姑娘不是個寶。步家本來就窮,而且這附近的人都知道步家的況,誰會將兒嫁過來做寡婦。

這挑來挑去找不到人,最後就只有找到原主黃花了!

一個子懶惰、滿口謊言、長相醜陋、子暴躁的被所有人嫌棄的姑娘!眼看著步楊出氣多進氣,步大山和步張氏一合計,也就只能將就找黃花回來沖喜了。

黃花雖然一缺點,被所有人厭棄!但說實話這八字卻是厲害。

早上殺豬一般嚎了一早上,被人捆著上了花轎抬到了步家。

人還沒到,步楊就醒了。

只是人還是虛弱,不能去和黃花拜堂。

黃花被娘家人押著拜了天地,剛被丟進了新房,新郎就不見了。

步家人來的時候,黃花昏倒在地,上的繩索都被解開。但步楊卻不見了。

所有人都以為是黃花將人怎麼樣了,從中午一直到晚上都問黃花,甚至還了手。

夜黑風高的時候,黃花不了那些言語的辱和的折磨,便趁人不注意扯了自己的腰帶懸樑自盡。

容凝聽著這些人七八舌的罵著自己,心中不免唏噓。

Advertisement

這件事做錯了什麼!才是害者。

容凝本想要起來和這些人好好理論理論,可到底是扛不住的睏倦沉沉睡去。

容凝睡著了,守在床邊的步張氏看著容凝閉上的眼睛嚇得一聲尖

「步大嫂,怎麼了怎麼了?」

步張氏指著容凝,聲音抖:「我們剛剛是不是出現了幻覺!黃花又死了?」

幾個婦人圍在床前,你推我我推你,誰都不敢上前去試試容凝的鼻息。

他們剛剛明明聽到容凝說話,還睜開眼睛了。

現在竟然又死了。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容凝。

「呼~呼~」

直到均勻的呼嚕聲傳出來,眾人才鬆了口氣,又同時氣的咬牙切齒。

他們在這裡生氣,這黃花倒是睡得實在!

一個膽子大一些的,也是剛剛對容凝手最多的張嫂子就要上前將容凝搖醒,步張氏忙攔著張嫂子。

「張嫂子,算了!這孩子死裡逃生,也算是造化,有什麼話明天再問吧!都已經三更半夜了,都回去休息吧!要是楊子回來了自然會來見我的,我的兒子不會這麼狠心!」

說著又開始抹起了眼淚。

范家屯東邊的山林中,步楊臉蒼白的騎在馬上,即便是剛剛喝了參湯,剛剛清醒過來不久的依舊有些虛弱。

「統領,我們走吧!將軍還等著我們呢!」

Advertisement

步楊看著范家屯的方向,久久沒有說話。

「統領,小的知道您今日剛剛親,只是事急,您該上路了!」

步楊深吸了口氣,想到那個被捆著丟在地上的小姑娘,心中只能說一聲抱歉。

若是他還能活著回來,他自然會好好對,就算在村中的名聲不好。若是他不能活著回來,也會寫了休書放自由。

「駕~」噠噠的馬蹄聲在寂靜的夜中格外清晰,林中的鳥兒聽著那馬蹄聲越來越遠,直到消失在了盡頭。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